染凉

接着补完上午的脑洞,小学生文笔。私设秦明重病住院,林涛告白秦明没回应。

ooc是我的。

       熬粥熬的毛手毛脚,还差点看错了时间,他心里始终有莫名的不安,急匆匆地端着保温桶走在走廊里时有两名医生从他身边跑过,不小心撞翻了他手中的保温桶,金属器皿在地上翻滚,一下子撞到墙角,发出“哐”的一声响在安静的走廊里显得格外突兀。

       他内心的不安越发强烈,顾不上保温桶,向秦明的病房跑去。

       并不大的病房里挤满了人,抢救的医生,来往的护士,他脑子里一片混乱,突然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,要做什么,只是机械的迈开步子,想要走到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的那人身边去。

       “林涛。”是谁,哭着抱住了他,将他拦在了门口。

       “滴滴滴...”是什么声音那么吵,刺痛了他的耳膜。

       “林先生,请节哀...”眼前的医生在说着什么,他听不清,眼前一片模糊,终于失去了意识。

       ......

       醒来之后呢,他做了什么?

       哦,参加了秦明的葬礼,为他竖了墓碑,去警局注销他的身份证明...

       这些都是他做的吗?好像是吧。

       为什么他毫无印象呢?

       好像应该做的事都做完了吧。他躺在床上,似乎身边还有那人熟悉的气息,他并没有思考,脑子里一片空白,心里也空落落的,不知道要做什么。

       手无意识的去掏口袋里的烟,却意外的摸到了一个信封,好像是大宝给的吧。

       抽出里面的信纸,纸上的字体刚毅有力,是他一贯的写法。

       “林涛,

        接下来要说的话简直矫情到我不能再看第二遍,不过好在,我这一生,只矫情这一回,也不算太丢人。

        林涛,我很高兴认识你,虽然你不修边幅,不够注意自己的形象,丢三落四,毛手毛脚,也不太靠谱。但你同时也坚毅,善良,坚持正义,满腔热血,从不退缩。

        即使总是怼你,还是不得不承认,这么多年能和你一起度过,我很开心,也很幸运。

        大学时为我打的架,毕业后为了一起来龙番和父亲闹翻,搜证时为我挡的刀...你做的那么多事,我都知道,也会一直记得。

        林涛,愿你余生,不要受伤,不要生病,平安喜乐,好好的活下去。

        我的人生不算长,但因为你,它毫无遗憾。

        你比我勇敢,因为你敢于面对自己的内心,说出对我的喜欢,当时我却不敢回应。

        这一刻,我回答你。

        林涛,我爱你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秦明”

        他的信不算长,林涛甚至可以想象他在写这封信时的样子。

         他得到了回应,他的嘴角明明是在上扬想要微笑的,可他的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。那一刻,他哭的像个孩子。

         秦明,我也爱你。

       


小学生文笔,又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,私设秦明得了重病,已到末期,林涛已经表白没得回应。

ooc是我的。

       林涛恍然在梦中惊醒,下意识地看向病床上的秦明,床上却是空的,刚起身要去寻,那人却已经走了进来,尽管脸色依旧苍白,但看起来精神却很好。

       “起得这么早啊。”林涛放下心来,活动活动因支撑着自己在床边小憩而僵硬的胳膊,转身去拉开了窗帘,阳光很足,倏地一下照进室内,带来了满满的暖意。

       “嗯。秦明应了一句,坐在沙发上,随意的拿起一本杂志翻了翻“昨晚睡的还不错”。

       “早啊,同志们。”李大宝拎了一袋子早餐进了病房,“今天天儿可好了。”

       秦明打开一个餐盒,喝了一口粥,表情及时的表达了嫌弃:“难喝。”

       “这还难喝,我排了好久的队好嘛!你这胃口可越来越挑了啊,老秦。”李大宝反忿忿不平。

       “不好意思啊,都是我惯的。”

       “哎呦喂,这语气里的炫耀是什么鬼,这狗粮我不吃。”

       “林涛,我想吃你做的。”

       在很久以后,林涛也一直记得秦明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,反反复复,徘徊不去。

       “这是假的秦明吧,绝对是假的吧!”李大宝表示请还给我吃饭只是为了生存从不挑食的秦科长。

        “啊,行,我这就下去借个厨房。”不知为何,本来是秦明极普通的一句话,却让他心生不安“你等我啊”。

        那边秦明却已忙着和李大宝互怼,并没有回应他。

        于是,秦明也真的,没等他。

        tbc


突然冒出来的段子。

第一次写,不太懂格式,有错误请指出会改正(虽然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哈哈哈),蟹蟹。

       “老秦,我想,我喜欢你。”

       “不仅是哥们儿之间的喜欢,而是想和你生活在一个家的喜欢,是想带你回家见父母的喜欢,是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的喜欢。” 

      “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,也许是刚认识你的时候,也许是执意要和你一起来龙番的时候,也许是第一次受伤醒来你在守着的时候。”

      “但我就是喜欢了,”

      “我想了很久,终于确信,”

      “我喜欢你,”

      “我确实喜欢你。”